入行18年把我和德甲的故事讲给你听…

一个人和一件事,有的时候会那么巧妙而又不期而遇般结缘。谈到我和德甲,头脑里的记忆一下子回到了1996年8月17日的那个夏天晚上。说实话,我需要网上搜索才能确定具体的日子,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却无法忘却。我们家那里刚开通了中央五套,恰逢1996-97赛季德甲首轮,勒沃库森和多特蒙德共同上演了一场让我看得如痴如醉的比赛。

最终这场进球大战以勒沃库森4比2获胜而告终。六个进球具体场景早已记不清楚,但是黄健翔、于大川和李维淼三位老师绘声绘色的介绍,让我记住了”加纳王子坦科的名字(很遗憾,他后来没能踢出太大名堂,如今是加纳U23主帅),也听说了几个月前一场保级大战,勒沃库森挤掉凯泽斯劳滕惊险上岸后,沃勒尔安抚痛哭流涕的好友布雷默。

第一次观看德甲直播的经历对我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因为就在之前的欧洲杯决赛,让我真正成为德国足球的拥趸。甚至在那场德甲比赛结束后,我调换到晚半个小时开球的英超首轮曼联客场和温布尔登的比赛,恰好看到了金发少年贝克汉姆刚出道时候的成名作,那脚中场吊射进球,也没有改变我对于德甲的偏爱。

那个夏天,我刚刚中学毕业。整个高中三年时光,虽然学业繁重,但却改变不了我对于德甲的痴迷。无论是课堂笔记本封面会被我写上18支德甲球队的名称,还是到了周六晚上奖励自己,看上一场德甲,而且还拿个小本子记录于大川老师在中场休息时候给出的德甲球队通信地址。上世纪末德甲对于我的影响,让我在大学时候第一次和于大川老师通电话时会如此紧张。我至今也不会忘记2015年夏天,于大川老师和我曾经的解说搭档段暄捧场,一起陪我回北大燕园,参加新书《这条路》读者见面会的场景。

对于德甲和德国足球的热爱,给我高中三年打了十足的鸡血,1999年夏天如愿考上心仪学校的德语系。入学第一天,班主任问大家为什么要学德语,听到我就是冲着将来可以从事德国足球的工作,老师像天外来客般打量着我。不过到了大三下学期,我真的如愿得到《体坛周报》的机会,之后又是大学毕业后前往德国,开始了真正近距离和德甲联赛的接触,成为了梦想中的驻外足球记者。

本世纪初,德国足坛对于中国市场还完全没有概念,全然没有今天的这般架势。作为初来乍到的中国记者,每一次去现场报道比赛都被外国同行看成是天外来客,我需要去一个个电话或是邮件联络各家俱乐部,进行自我介绍并争取采访机会。印象很深,第一个给我机会的是当时正处于巅峰期的不来梅,我在2004年春天完成了当时德甲射手王艾尔顿的采访,一年后他们甚至还给我安排了面对克洛泽和克拉什尼奇KK组合的黄金机会。也正是在2005年秋天,我开始了对拜仁的独家报道。

从2003年到2012年的九年时间里,我在德国做了百余个采访,其中大概六七成都是和俱乐部有关,其他则是德国队。无论是拜仁、多特蒙德、沙尔克04、勒沃库森这样的强队,还是比勒费尔德、汉诺威、卡尔斯鲁厄这些在中国知名度相对较低的球队,都留下过我的身影。采访的对象有球员、名宿也有俱乐部的高层。每一个采访,今天回忆起来,翻看那些照片,都有很多话可以聊。

当时始终还觉得自己是青春少年,直到2012年欧洲杯遇到媒体同行,他们跟我说起是看着我的文章长大。当我反复确认这不是在拿我开玩笑后,才发现当时真的已经写了快十年时间。从2013年开始,感谢球迷的支持和平台的肯定,我又开始尝试走上屏幕。一个没有学过播音,也没有过专业球员经历的人去解说德甲,要学的东西实在是太多,能做的只能是面对大家的批评和鼓励,努力一步步向前探路。

一晃和德甲结缘已经快两轮时光,即便是进入这一行当也已经18年有余。这期间经历了太多的事情,无论是德甲或是这一行业。能做的就是坚持,一切都因为热爱。